首页-学术预告

学术预告

讲座预告 | 孙周兴 : “物”的概念与艺术的规定

作者:张润   编辑:赵雨岑   来源:雕塑与公共艺术理论研究所    阅读: 发表时间:2019-12-17

作者:张润   编辑:赵雨岑   发表时间:2019-12-17

『“物”的概念与艺术的规定』

The concept of things and the determination of art

 

主讲人:孙周兴

时   间 :2019年12月19日18点00分

地   点 :中国美术学院象山校区水岸山居大会议室

主   办 :中国美术学院雕塑与公共艺术学院

承   办 :中国美术学院雕塑与公共艺术理论研究所

 

「主讲人简介」

孙周兴 教授

同济大学教授 、中国美术学院教授

 

1963年生,绍兴会稽人。

1992年获哲学博士学位;1996年起任浙江大学教授;德国洪堡基金学者;现任同济大学特聘教授,中国美术学院南山讲座教授,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等。主要从事德国哲学、艺术哲学、技术哲学研究。

主要著作:著有《语言存在论》《后哲学的哲学问题》《以创造抵御平庸》《未来哲学序曲》《一只革命的手》等;主编《海德格尔文集》《尼采著作全集》《未来艺术丛书》《未来哲学丛书》等;编译有《海德格尔选集》《林中路》《路标》《尼采》《悲剧的诞生》《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》《权力意志》等。

 

「讲座简介」

何谓“物”?什么是艺术?

这是两个十分复杂而又十分纠缠的问题,在今天似乎也已经难以令人激动了。本次讲座并不试图解答这两个问题,而是结合西方思想史与西方造型艺术史,大尺度地讨论物之经验与艺术概念的演变,进而努力建构“物”概念与艺术之间历史性的观念联系。西方艺术史从根本上说是一部关于“物”的概念史,换言之,“物”的概念决定着艺术之概念,有什么样的物之经验就会有什么样的艺术概念。如果说西方艺术史可以被简单地划分为古典、近代与现当代三个阶段,那么我们便可以发现,历史上相应地有三个关于“物”的概念与三个关于艺术的概念。

 

「拓展阅读」

《物之经验与艺术的规定》节选

一、古典的自在之物与模仿艺术

拉斐尔·桑齐奥 《雅典学院》 1511  现藏于梵蒂冈博物馆

我理解的古典物的概念,就是所谓的“ 自在之物”(Ding an sich),意思就是说,物的存在就是它自己,更准确地说,物的存在就在于它自身,物自己就有一个自在的结构,这个结构在古希腊哲学传统里面被表达为实体+属性,比如说“特朗普是一个老年男人”就是“实体 + 属性”的表达,是一个主谓结构。

拉斐尔画作《雅典学院》中的柏拉图与亚里士多德

差不多可以说,我们经常把描述事物的陈述句子即主谓结构转嫁到事物身上,从而产生了关于事物本身的理解即实体+属性。无论“实体”还是“属性”都是事物本身所具有的。

 

二、近代的为我之物与再现性艺术

近代的物概念,用康德的话来说就是“为我之物”(Ding für mich)。一个“自我”的时代开始了,“我” 的时代开始了。

  伊曼努尔·康德   Immanuel Kant(1724-1804)

欧洲文艺复兴之后首先有两个大哲学家,培根和笛卡尔,他们有两句话,培根说“知识就是力量”,笛卡尔说“我思故我在”,比较而言,后面这句话意义更为重大,开启了一个“自我”(ego)和“主体”(subjekt)的时代。

  弗朗西斯·培根   Francis Bacon(1561-1626)

笛卡尔认为,所有事情的存在,包括我自己的存在,包括外部世界的存在,包括上帝的存在,都是可怀疑的,但有一点是不能怀疑的,就是“ 我在怀疑”这件事。比如我做梦发现自己没了,或者变成了一个无手脚的人,这都是可能的,但“我在怀疑”这件事是终究不能怀疑的。我在怀疑就是我在思考,所以“我思”是不可怀疑的。

  勒内·笛卡尔   René Descartes(1596-1650)

笛卡尔认为哲学的起点找到了,就是无可怀疑的确定的“我思”。哲学从这里开始了,近代知识哲学从这里开始了,这就是“我思故我在”这个定律的意义。

笛卡尔手稿 1616

三、当代的关联之物与艺术概念之拓展

现代—当代的物概念,我称之为“关联之物”。前面讲了第一个,是古典物的概念,物的意义、物的存在在于它自己,物是“ 自在的” ( in its-self),物是“自在之物”。第二个,是近代物的概念,物的存在在于它成为我的对象,在于“为我” ( for me),物的存在就是“对象性”。这是一种知识的讨论。

阅读与思考中的埃德蒙德 · 胡塞尔

 埃德蒙德 · 胡塞尔与马丁· 海德格尔  1921

从近代到现当代,大概从19世纪后期以来,物的经验又变了,我把这第三个物的概念叫做“关联之物”,意思就是,物的存在在于它如何与人发生关联。

林中小屋里的马丁· 海德格尔

四、未来艺术展望

如何理解当代艺术?未来艺术会变成什么样子?今天我们谈当代艺术和当代哲学,就是要讨论今天的生活和文明及其未来方向和可能性。最近关于未来的讨论越来越热烈,大家都在说“未来已来”,流露出许多忧虑心情。首先我想说,我们正处于一个文明断裂状态中,这个断裂差不多是在过去两个多世纪间发生的。这个断裂不是突变的,不像一根木头一下变成两段了, 而更像一根竹子,被拗过来,裂痕出现了,但还联系在一起。这种“断裂”,有人叫做“历史的终结”,也有人说“艺术的终结”也有人说“后现代主义转向”,也有人恶狠狠地说这是“人类的终结”,总之有很多描述方式。以我的看法,这是自然人类文明向技术人类文明的转变和过渡,它呈现出一个“断裂期”。

 

(节选自孙周兴《物之经验与艺术的规定》,发表于《学术界》2019. 10)

海报设计|郑     倩

图文编辑|孙 大 霖

内容审核|张     润

讲座策划|张     润、陈     骁 

电脑访问:国产三级农村妇女在线 PC端 | 手机访问:国产三级农村妇女在线 手机端
友情链接: